中弘股份股票(中弘股份股票行情) – 齐鲁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中弘股份股票(中弘股份股票行情)

 2022-04-25 00:50:59
字号:

中弘股份股票(中弘股份股票行情)

杨镓/发自北京

曾经风光的中弘股份,如今似乎只有每次资产被拍卖才会被外界记起。

8月2日,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消息称,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对中弘集团旗下位于北京市慈云寺的两座商业物业进行拍卖。

从去年开始,中弘旗下资产已经多次被拍卖。从被资本青睐到退市,不足十年时间,中弘走出了一条由盛到衰的下行曲线,令市场嘘唏。

截至8月4日15时收盘,在“老三板”交易的中弘3(前身“中弘股份“,股票代码:400071)报收0.33元,这是自6月28日以来,中弘3收获的第10个涨停,不过这对原有持股人来说,意义并不大。

“老三板”的中弘3

中弘股份作为沪深两市第一只“一元退市股”,让大小股东们损失惨重。很多人并不清楚,中弘股份在退市之后以中弘3的形式在“老三板”中依然可以交易,“老三板”指的是包括从原来两个法人股市场退下来的“两网股”股票和从主板市场终止上市后退下来的“退市股”股票。

在“中弘退”股吧中,依然有股民盼望中弘还能重上主板,但在了解规则的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么久以来,‘老三板’一共只有2只股票重回主板,都是大国企,中弘这种情况可能性基本没有。”华西证券首席投资顾问王睿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王睿解释称,“老三板”中退市股票通常以“4”开头,中弘3代表一周只有周一、周三、周五这三天能交易,交易方式一天只有一次报价,当天下午3点收盘后才能知道是否成交,“老三板”交易需要到证券公司单独开通才能操作。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中弘3还有18.42万户股东,人均持股数为2.316万股。从今年一季报来看,目前中弘资产总计为304.6亿元,负债总计为319.6亿元,股东未分配利润为-109.1亿元。4月29日,中弘还曾发布资不抵债的财务状况异常风险提示公告。

“退市基本就代表投资股票的钱打水漂,正常情况很少有人愿意碰这类股票。”一位资深股民表示,他绝不会考虑中弘3这样的股票。

走下神坛

中弘3的前身为中弘股份,曾是资本市场红极一时的“宠儿”,但上市不足十年就由盛转衰,直至退市,如今陷在“老三板”苦苦挣扎,其中曲折让人唏嘘。

中弘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北京,最初是在深交所上市的百强地产公司。其老板王永红于2000年以低价买下当初还很荒凉的北京市朝阳区常营乡附近600亩高粱地。3年后,北京像素(原名“中弘国际商务花园”)拔地而起,虽然最初销售并不景气,但随着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以及北京CBD东扩,该地块土地价值直线上升,北京像素迅速售罄,王永红一战成名。

2010年,因房地产市场调控,国内房地产企业IPO和借壳上市一度被叫停,中弘股份却成功借壳ST科苑登陆资本市场,带领中弘上市的王永红一度被誉为擅长资本动作的商业奇才。

成功上市的中弘开启了大规模收并购动作。2012年起,中弘宣布全面进军文旅地产,从万达挖来一大批高管,相继在海南、北京、吉林省长白山、山东、浙江等地布局。

在中弘涉足的文旅项目中,斥资30亿元拍下的海南人工填海造岛旅游开发项目“如意岛”,与上海电影集团共同出资170亿元,拟建造的上影安吉影视产业园·新奇世界文化旅游区项目,以及预估价值高达494亿元的海南三亚半山半岛项目,都让中弘赚足眼球。

2015年,中弘宣布A+3战略。首先通过中弘的BVI子公司著融环球、耀帝贸易,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和开易控股(KEE),接着又拿下了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分别耗资4.59亿港元、7亿港元、1亿新加坡元。

凭借大手笔的“买买买”,中弘的版图扩展至旅游地产、主题乐园,甚至影视和手游。虽然部分规划并未兑现,但中弘股份的股价却在概念炒作中不断上涨,大股东借此不断套现。

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不到8年的时间里,中弘股份共进行了4次转送和2次增发,股本从最初的5.6亿元上升到83.9亿元,暴增近15倍。两次增发累计募资69亿元。此外,中弘股份还通过股权质押、发债、出售资产、向银行贷款等方式借款、融资,其中3笔债券融资累计募资26.2亿元。仅2013年8月,中弘股份大股东中弘卓业就借助手游行情疯狂减持,累计套现20亿元。

野蛮扩张背后,中弘将杠杆用到极致,激进扩张节奏下,进入实质性开发阶段的项目却甚少,中弘也未表现出相应的运营能力,这为后期的全面崩盘埋下伏笔。

2016年,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爆发,涉事的13家上市公司中,中弘股份赫然在列。该案件曝光了2013年王永红曾借由中弘股份高送转、进军手游领域等概念炒热并抬升股价,最终借由大宗交易抛售获利。为此,2016年8月,王永红辞去中弘股份董事长一职,董事长职务由胞兄王继红担任,但通过股权透视可发现,公司实控人仍为王永红。

真正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

2017年3月,北京市出台商办项目调控政策,楼市调控全面来临,从下半年开始,中弘部分项目就出现欠薪、停工等现象。同时,海南的“半山半岛”陷入产权漩涡,如意岛项目也因“双暂停”(暂停施工、暂停营业)政策被迫停工,无法继续投入开发。

2017年底,为购买半山半岛,王永红在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情况下,私下划走上市公司61.5亿元。但收购标的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三亚鹿回头旅游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过户手续并未进行。61.5亿元“不翼而飞”让中弘股份资金链崩溃。

2018年2月,关于中弘股份资金紧张、债务问题、在建项目停滞等各种负面消息全面爆发,股价持续下跌。同年3月,王永红被指已离开内地前往香港。3月8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澄清,王永红系为主导中弘卓业与港桥投资重组谈判,所以前往香港。随后几个月中,王永红为挽救公司,曾拉来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加多宝等一众投资者,试图通过重组盘活中弘股份旗下资产,但均以失败告终。截至2018年年中,中弘货币资金只剩下9.38亿元,一年到期的负债高达77亿元。

2018年8月14日晚,中弘股份公告因公司涉嫌虚增业绩被安徽证监局立案调查,次日,中弘股份股票跌停并首次跌破面值1元,随后股价便在0.71元至1元之间波动。9月13日至10月18日,中弘股份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截至10月18日收盘,每股报价0.74元,触发“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退市条件,于10月19日起停牌。

11月8日,深交所正式对中弘股份股票做出终止上市决定,中弘股份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2018年12月28日,中弘股份正式从A股摘牌,成为A股首只因为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退市的股票。

2019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王永红“必须为私自从上市公司划走61.5亿元,以及整个‘中弘系’近700亿元的债务担负责任”。

至此,中弘跌下神坛。

资产多次被拍卖

自2018年因债务危机引发退市之后,中弘已很少被人提起。只有陆续摆上拍卖平台的资产,提醒人们其曾经的辉煌。

2020年4月8日,北京中弘大厦以33.12亿元报价、溢价10.5亿元的代价被“中植系”北京植晟云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功竞得。这座曾被冠以“稀缺品”“商业传奇”“城市新地标”等称号的大厦,最终沦为东四环CBD地标性烂尾楼的建筑,在停滞近四年之后,于今年3月底改名为“慈云寺6号楼项目”,重新动工。

自2015年起,因中弘无力偿还来自多家金融机构抵押贷款,被多家法院和税务机关查封的海南三亚半山半岛项目,于2021年3月17日,被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山东建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体拿下重整投资资格。此前该项目及子公司因拖欠土地出让金、税款、借款、工程款、安置补偿款等款项超过400亿元。

2021年4月,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位于北京市五里桥一街“非中心·中弘国际商务花园”及“中弘·北京像素” 项目共112套房产,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挂出被司法拍卖消息。

2021年6月12日,第五次拍卖才成交的济南中弘广场,以19亿元的低价被济南中升置业拍走,这一价格,相比上一次的21.96亿元的挂牌底价,降了近3亿元。

8月2日据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最新消息,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21年8月15日至10月14日对中弘集团旗下两座商业物业进行拍卖,拍卖标的物为: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7号楼-2层-201、-1层-101、1层101、2层102、3层103、4层104和北京市朝阳区慈云寺1号院8号楼1至3层101房产,总建筑面积分别为5522.8平方米和2404.83平方米,市场参考价分别为3.32亿元及1.13亿元,变卖价分别为2.65亿元及9046.5万元。

关于最新一次拍卖,贝壳研究院商业地产分析师郑中表示,慈云寺地段位于CBD商圈,地势较为优越。继慈云寺6号楼(原中弘大厦)成功拍卖,新上架的两处物业将会引起较多机构投资者关注。但鉴于抵押情况,尽管两座物业的变卖价和同类物业比并不算高,建议机构投资者在收购前做好严格的前期尽调,并合理规划未来的改造或运营方案,充分盘活存量商业物业,以避免资源浪费。

中弘旗下资产不断盘活,让债务人还看到些许希望,但是曾经坐拥百亿财富的中弘,很难再回来了。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