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胖”梦碎IPO!上市创业板定位遭拷问 三轮被问60多问题!合规性成关注焦点 – 齐鲁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罗胖”梦碎IPO!上市创业板定位遭拷问 三轮被问60多问题!合规性成关注焦点

 2022-08-08 12:54:00
字号:

  被粉丝称为“罗胖”的罗振宇,旗下企业思维造物IPO计划“折戟”。

  8月2日思维造物终止创业板上市路。这家由罗振宇打造的公司,致力于打造“知识付费第一股”,曾凭借“得到”App、“罗辑思维”、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等产品,受到青年人的追捧。

  如今,思维造物公司选择撤回上市申报文件。相关人士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基于和监管部门的沟通,以及当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量。

  从监管的问询中或能洞悉一二。根据券商中国记者对三轮问询梳理,发现“业务合规性和业务资质”是持续被关注的问题,比如直播、网络视听节目资质。尤其在第三轮中,监管提问多个有关教培行业的问题,是否提供学科类培训服务。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对于思维造物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进行问询,要求对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进行论证说明。

  上市路曲折

  8月2日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据了解,该公司在7月31日就已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

  早在2019年,思维造物就正式发起上市计划,当年保荐机构中金公司向北京证监局报送科创板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彼时思维造物还计划登陆科创板。后来,公司改变上市地选择,保荐机构在2020年5月提交由科创板转创业板的辅导转板申请。

  次月,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落地。同年9月25日,思维造物上市申报材料获得创业板受理,不到一个月就获得首轮问询。

  然而上市路不易,思维造物历经三轮交易所问询,合计被提问67个问题;三度中止,主要补充财务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更新了7版招股书。最终,还是选择撤材料。

  创业板定位拷问

  从思维造物的第三轮问询可以看到,有关“创业板定位”的问题被首次提出。

  据了解,思维造物2018年-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7.38亿元、6.28亿元、6.75亿元,最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负;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280.95万元、3067.57万元、2812.22万元。

  在上述期间,思维造物产品累计注册用户数分别为1549.82万人、1947.32万人、2403.78万人。报告期内,年均月付费用户数、年均月免费用户数、平均月活用户均呈下降趋势。

  在研发方面,思维造物在研项目合计3个,预算投入合计约1800万元。

  对此,深交所要求思维造物说明业绩成长性的具体体现、主营业务的成长空间。说明核心技术是否具备创新性,是否区别于行业通用技术。同时,监管还要求说明在研发项目数量较少、投入总预算较低的情况下,研发费用核算的完整性、准确性。

  保荐机构中金公司也被要求,就思维造物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进行补充论证说明。

  据中金公司答复,2021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实现25.54%增长,同时经营效率显著上升,不考虑酷得少年影响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93.46%。2019-2021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13亿、1.10亿、1.13亿;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17.94%、16.32%、13.42%。中金公司认为,基于公司持续增长的业绩,以及一贯的研发创新投入,思维造物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符合创业板定位要求。

  关注是否沾边“教培”概念

  另一大类问题也被交易所重点问询。根据券商中国记者梳理,交易所在每一轮问询中,均对思维造物的业务合规性和业务资质提出问题。其中,在第三轮问询,深交所在合规性方面连环提出9问。

  在此前第一轮问询中,思维造物被问到业务资质的问题,据了解,“得到”在2016年上线“听书”产品,但2019年思维造物才通过收购优视米拿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和《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这就意味着,“得到”有两三年时间的视听业务是“无牌经营”。

  深交所要求,结合《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等相关条款规定及得到天津在报告期内擅自从事相关业务的具体情节、业务范围及规模等,补充披露得到天津在报告期内未具备资质而开展相关业务的情形是否存在被行政主管部门处罚的风险,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违规,是否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法律障碍。

  而在第三轮问询中,另一大类问题受到重点关注,多个问题涉及“教培行业”。比如,深交所要求思维造物说明业务中是否包含其他向学前教育阶段、义务教育阶段、高中阶段相关对象提供线上或线下培训服务的内容。

  同时,要并结合相关产业政策等,说明现有培训业务和得到大学业务是否符合有关行业政策及政策导向。

  思维造物在回复中表示,公司未提供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不属于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得到大学”也已在2021年3月更名为“得到高研院”,不存在违反《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规范“大学”“学院”名称登记使用的意见》规定的情形。

  深交所还关心,是否存在通过自身产品平台对外销售或宣传酷得少年学科类培训产品的情形,相关销售或宣传的合规性。

  据了解,酷得少年是教育品牌“少年得到”的运营主体,成立于2017年,起初是思维造物子公司,主要面向5-15岁青少年,提供知识付费、训练营、直播课等服务。后来随着酷得少年引入张泉灵等新股东,思维造物在2021年底不再直接或间接持有酷得少年的股权。

  此外,深交所对“直播”业务进行详细提问,比如要求结合直播业务的具体内容、开展形式、各期获得收入情况等,根据《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等进一步分析说明开展线上直播的合规性。

  要求结合相关政策详细论证是否拥有属于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传播平台,相关平台和社区、公众账号平台服务的主要功能、属性和信息内容,相关业务是否属于视听节目频道服务,发行人业务开展是否符合相关行业监管要求。

  深交所还要求思维造物进一步说明如何确保线上、线下的课程、活动、直播、社区互动等内容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规定,是否顺应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和产业政策导向,是否存在对持续经营有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