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泰股份(粤泰股份最新消息) – 齐鲁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粤泰股份(粤泰股份最新消息)

 2022-04-25 07:05:24
字号:

粤泰股份(粤泰股份最新消息)

导读:“无论此时的粤泰股份,还是近年来接连遭遇债务危机的银亿控股、福晟集团、泰禾集团、华夏幸福等房企,其遵循的逻辑都一样——为了扩大规模而进行抵押、贷款、发债、对赌、员工跟投等各种途径筹集资金,但当债务规模过分庞大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一旦拿地开发的规模小了一点点,所获取的回款以及后续抵押贷换获得的现金流就不足以覆盖掉过往的债务,倒逼着企业不得不继续扩大规模。”

(文/张志峰 编辑/马媛媛)股权质押、卖子求生仍无法填补巨额亏损漏洞,在接连遭到监管部门“点名批评”之后,粤泰股份(ST粤泰)股价一跌再跌,如今又连续收到控股股东股权将被司法拍卖的通知,这家来自广东的老牌开发商真正到了危急存亡关头。

截至5月20日收盘,ST粤泰报1.42元/股,市值仅剩36.01亿元。相较2017年一度超过10元/股的高点,大幅缩水86%。

ST粤泰2018年至今月k

业内纷纷猜测,继2018年末中弘股份由于股价不足1元,成为面值退市第一股之后,时隔2年半,粤泰股份可能是下一个面值退市的A股上市房企。

有机构投资人向观察者网表示,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拍卖对于上市公司来讲不见得是件坏事,接盘方可以通过这种方法低价快速掌握大量股权,从而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但也要承担巨大风险。假如拍得价格较高,就能极大提振股市信心;但如果最终无人愿意承受此风险,或以远低于当前股价的价格接手,则可能导致公司股价迅速下跌,从而强制退市。

因债务违约3.49亿股被拍卖

5 月 18日-19日,ST粤泰接连发布两则股份拍卖公告,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因债务违约,所持部分股份将被司法拍卖,所拍卖股份合计占企业总股本的13.06%,占其所持有股份的20.36%。

具体包括,控股股东粤泰控股及一致行动人广州豪城 、广州新意持有的公司6206万股及红利,广州豪城、西藏棕枫持有的公司5817万股,将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6月15日10时-16日10时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

其次,控股股东粤泰控股及一致行动人广州恒发2.1亿股及红利,将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6月15日10时-16日10时在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

若加上此前收到的,将于5月29日10时-30日10时在淘宝上公开拍卖的粤泰控股1790万股股票,企业累计将要被司法拍卖的股份总数已达到3.49亿股,占粤泰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总数的21.46%,占企业总股本的13.77%。

按照目前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拍卖总价约4.96亿元。

至于拍卖原因,粤泰股份表示,三次拍卖均为企业大量债务违约、无力清偿,由相应债权人提起诉讼所致,目前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已冻结了对应股票。

观察者网发现,即便以上拍卖顺利进行,粤泰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依旧持有企业总股本的50.38%,因此并不涉及企业控制权发生变更。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恐怕并不是粤泰股份最后一次被拍卖,未来是否涉及控制权变更仍是未知之数。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尽管企业想法设法偿债,导致债务总规模由2019年末的86.74亿元降低至61亿元,但相应的流动资产也大幅缩水23%,从上年末的121.34亿元减少至93.5亿元。

去年全年,粤泰股份大幅亏损10.62亿元,要知道企业2018-2019年连续两年,一共才赚了约4.5亿元。

观察者网注意到,企业2020年的各项支出中,仅支付利息的费用就高达3.14亿元,2019年这一数字时4.48亿元,相当于企业当年净利润的2倍还多,可见企业债务之庞大,早已不堪重负。

而这一切,都与企业实控人杨树坪的膨胀野心和肆意妄为密不可分。

大股东违规占用1.6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粤泰股份最早成立于1979年,1988年成为广州市首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试点企业。2001年,粤泰股份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当时简称“东华实业”。

彼时,这家名副其实的广东老牌房企与“华南五虎”之首富力地产齐名,甚至犹有过之。2004年完成国有股股权向民营企业的转让,直至2016年,粤泰股份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并正式更名为广州粤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重组后的粤泰股份很快进入了衰落的轨道。虽然2017年实现净利润11.68亿元,但接下来的三年都堪称断崖式下跌,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75.17%,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滑37.94%,2020年同比暴跌519.51%,公司业绩开始转入巨亏。

这是粤泰股份近年来的首次亏损,因此并未达到“最近两年连续亏损”的戴帽条件。但粤泰股份仍然宣布即将被ST,原因是违反了《上市规则》第 13.9.1 条规定,即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或金额超过1000万元,并未能在1个月内完成清偿或整改。

事实上,2020年度粤泰股份控股股东杨树坪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已经高达1.68亿元。

同时,粤泰股份为杨树坪的关联方广州桦熵投资有限公司的1340万元借款提供抵押担保,截至2020年末担保责任尚未解除,而该关联担保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

另外2020年9月,粤泰股份与上海宗美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签订《“新式高亮彩超广色域阳光屏半导体光电智能产业化项目”合作意向书》,并向上海宗美支付5000万元合作意向金。

这份合作意向书签订前,亦未按照《对外投资管理制度》的规定,履行相应的论证、决策和审批程序。

凡此种种,最终企业2020年业绩报告被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1年的粤泰股份不仅未见好转迹象,似乎还越走越远。除了近期接连三次被通知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持有股票被司法拍卖以外,2021年初,旗下的海口粤泰天鹅湾项目,就因发布虚假广告收获罚单;3月,粤泰股份及杨树坪接二连三遭监管层“点名”;4月底,粤泰内部也发生了重要人事变动,公司总裁梁文才在此危机时刻“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名不见经传的杨树坪之子杨硕火速顶替上任,仓促完成了“二代”交棒。

不过,此时的粤泰危机究竟从何而来,又有多严重,恐怕没人比杨硕和杨树坪父子更清楚了。

冷清的粤泰股份总部大楼

“粗放”的扩张之路

有资深业内人士向观察者网分析称,无论此时的粤泰股份,还是近年来接连遭遇债务危机的银亿控股、福晟集团、泰禾集团、华夏幸福等房企,其遵循的逻辑都一样——为了扩大规模而进行抵押、贷款、发债、对赌、员工跟投等各种途径筹集资金,但当债务规模过分庞大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一旦拿地开发的规模小了一点点,所获取的回款以及后续抵押贷换获得的现金流就不足以覆盖掉过往的债务,倒逼着企业不得不继续扩大规模。

而这中间,只要其中任意一环断裂,比如销售受阻、或者政策变动,导致企业无法及时填补已到期债务漏洞,就会造成债务违约,这是所有的债主(甚至包括自己的员工)都找上门来,要求提前还债,上千亿资产的一个庞然大物可能就会轰然倒塌。

不同的是,粤泰股份的扩张之路更加“粗放”。

2005年1月,上市不久的粤泰集团因“伪造行政公文印章30宗,10年超建20万平方米,欠缴国家各项款额总计30亿元等”,遭到调查。

处罚力度颇大,知情人士称,粤泰所有开发经营业务被有关部门暂停办理,全部在建在售楼盘停工停售,与此同时还收到7亿元罚单,旗下众多物业亦遭查封,至此粤泰系逐渐淡出行业视野。

2013年,沉寂已久的杨树坪开始试图通过粤泰系“重组”,重现昔日荣光。

彼时,东华实业(即粤泰股份)宣布向粤泰集团及其一众关联公司发行约7.6亿股股份,实现淮南天鹅湾项目、海南白马天鹅湾项目、广州天鹅湾项目二期、广州雅鸣轩项目、广州城启大厦等项目的注入。

2016年,完成增资重组的东华实业更名粤泰股份,并加速铺开规模扩张计划,包括收购海南琼州滨江花园、福嘉花园商住项目,设立粤泰金控、收购国森林业、增资世外高人健康,以及进军深圳棚改。

同时,粤泰股份还成功与杨树坪在柬埔寨的私人商业王国搭建联系。粤泰随后开始在柬埔寨拿地,并宣布建造一座国际金融中心。

到2018年2月,粤泰股份再次筹划重大资产收购及重组,向关联方收购位于广东江门的商业地产项目碧海银湖。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由杨树坪于2017年6月耗资18.28亿元,从李嘉诚的和记黄埔里获得。

单纯的资产注入和仓促的多元化试探,并未能增强粤泰股份的实力,反而令其积重难返,当年扩张有多快,如今面临的债务困境就有多大。

梦境破裂

事实上,这样大手笔扩张的风险,杨树坪并非不知,而是选择密而不发。

根据今年3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的纪律处分决定书,2016年11月,杨树坪以投资者高某的名义认购了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在当年的11月合计购入广州粤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减持的5756.42万股公司股票,占粤泰股份总股本的4.54%。

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杨树坪控制的部分信托计划通过集合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将持有的粤泰股份全部卖出,合计减持3666.42万股,占粤泰股份总股本的1.45%,减持4.70亿元。上述减持所获得的资金供杨树坪本人使用。

此外,粤泰在2017年、2018年两个年度间,还与红星美凯龙等企业或个人存在多个重大交易、收购款项支付、重大交易进展情况,均未及时披露或披露不完整。

据此,上交所认为粤泰股份在信息披露、规范运作方面,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兼总裁杨树坪在股票买卖、信息披露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违规行为,对粤泰股份、杨树坪等人予以公开谴责和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时间来到2018年11月,终于顶不住的粤泰股份债务危机突然爆发,集团共11个账户被冻结,司法冻结金额10.16亿元,实际被冻结的金额为442.36万元。5处资产被查封,涉及房产、土地使用权。这家被誉为“广东十大房企”之一的老牌上市房企瞬间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为缓解公司流动性紧张,化解逾期借款风险,杨树坪不得不开始走出梦境。

作为房地产企业,遇到债务危机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卖子求生。2019年6月,粤泰集团通过转让旗下5个地产项目的不同份额股权与世茂集团展开合作,此举获得了64亿元资金的流动性。

2020年4月14日,广州粤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又宣布进行债务重组。信达资产与粤泰及其参股公司已签署相关合同,收购8.92亿元的债务。

在此期间,有知情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粤泰股份还利用其柬埔寨房地产项目,在北京等地与某些中介机构合作向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承诺5年后收益翻倍,并要求员工及投资者发展下线以获取高额报酬,手法与传销无异,下手对象多为中老年群体。

98.9%的股权被质押

不过,绞尽脑汁的杨树坪一番操作下来,仍未能令企业摆脱债务危机,不得已大幅质押手中掌握的上市公司股份套取现金流,质押比例一度达到100%。

据公告披露,截至目前,粤泰股份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数量为16.09亿股,占其所持有股份比例为98.9%,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高达63.45%。

如今,无力偿还债务的杨树坪已经收到3次来自法院的质押股权强制拍卖通知,尽管拍卖顺利进行后,粤泰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依旧持有企业总股本的50.38%,并不涉及企业控制权发生变更。

但随着巨额债务危机陆续爆发及后续诉讼的最终到来,越来越多的质押股份被接连拍卖,企业控股权是否发生变更尚不得而知。

可以想见的是,虽然如今的粤泰股份随着二代杨硕临危赴任,表面上完成了二代交接,但从目前企业遭遇困境仍有大量知名企业愿意“拉一把”与其合作,不难看出杨树坪的朋友圈之强大。

因此,业内普遍认为,粤泰实际决策者仍是杨树坪无疑,而其人“风评”整个地产圈罕有人能与其争锋。

有分析人士告诉观察者网,假如企业可以成功摆脱此次债务危机,并顺利度过退市风险,则通过股权被司法拍卖最终导致控制权变更,由新的接盘方重新掌控,或许是粤泰股份可以焕发“第二春”唯一出路。

“毕竟在过去疯狂扩张之时,作为老牌广东房企的粤泰旗下仍有不少优质资源,相信足以令很多头部房企都在眼馋,特别是如今房地产行业大鱼吃小鱼兼并成风的背景下。当然,前提是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将其债务问题解决的七七八八。”上述分析人士认为。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