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不存在长期通缩或通胀基础 – 齐鲁财经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央行:不存在长期通缩或通胀基础

 2023-04-21 11:43:53
字号:

  每经记者 肖世清

  4月20日,央行举行2023年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阮健弘,货币政策司司长邹澜出席发布会,并从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总量到结构,从存款到贷款,从利率到汇率,作了非常详尽的解读。

资料来源:Wind、华创证券杨靖制图、视觉中国图资料来源:Wind、华创证券杨靖制图、视觉中国图

  邹澜提到,当前我国物价仍在温和上涨,M2和社融增长相对较快,经济运行持续好转,与通缩有明显区别。随着金融支持效果进一步显现,消费需求有望进一步回暖,下半年物价涨幅可能逐步回归至往年均值水平,全年CPI呈“U”型走势。中长期看,我国经济总供求基本平衡,货币条件合理适度,居民预期稳定,不存在长期通缩或通胀的基础。

  信贷结构持续优化

  阮健弘提到,今年一季度,金融运行总体平稳,流动性合理充裕,信贷结构持续优化,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稳中有降,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明显增强。从总量上看,流动性合理充裕,金融总量稳定增长。3月份中央银行降准0.2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流动性,为经济恢复创造了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3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12.7%,比上年末高0.9个百分点;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比上年末高0.4个百分点。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10.6万亿元,同比多增2.27万亿元。

  M2的增速在过去一段时间和M1、社融的增速差额在持续扩大,对于背后的原因,阮健弘提到,M2的增速比较高,主要是金融体系靠前发力,加强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派生的货币相应增加。3月末,M2余额是281.46万亿元,同比增长12.7%,比上月末低了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3个百分点,M2增速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M1的余额是67.81万亿元,同比增长5.1%,比上月低0.7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了0.4个百分点。“资管资金回流表内也是M2上升的重要原因,去年下半年以来,金融市场有所波动,实体部门的风险偏好有所下降,理财等资管产品的资金转回表内,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推升了M2的增速。”

  最近,信贷和通胀的走势出现了背离现象,邹澜表示,经济基本面和高基数等因素使得近期物价有所回落。“货币信贷较快增长与物价回落并存,我们认为本质上受时滞影响。稳健货币政策注重从供给侧发力,去年以来支持稳增长力度持续加大,供给端见效较快。但实体经济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等环节的效应传导有一个过程,疫情反复扰动也使企业和居民信心偏弱,需求端存有时滞。总体看,金融数据领先于经济数据,实际上反映出供需恢复不匹配的现状。”

  邹澜提到,对“通缩”提法要合理看待,通缩一般具有物价水平持续负增长、货币供应量持续下降的特征,且常伴随经济衰退。当前我国物价仍在温和上涨,M2和社融增长相对较快,经济运行持续好转,与通缩有明显区别。随着金融支持效果进一步显现,消费需求有望进一步回暖,下半年物价涨幅可能逐步回归至往年均值水平,全年CPI呈“U”型走势。中长期看,我国经济总供求基本平衡,货币条件合理适度,居民预期稳定,不存在长期通缩或通胀的基础。

  新增贷款投向制造业等

  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10.6万亿元,同比多增2.27万亿元。其中3月份当月新增3.89万亿元,同比多增7498亿元。新增信贷具体投向了哪些领域?对此,阮健弘表示,从行业投向来看,新增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业、服务业等重点领域,房地产业贷款增长呈上升态势,贷款的行业结构进一步优化。

  具体来看,3月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41.2%,比上月末和上年末分别高0.6和4.5个百分点,比全部产业中长期贷款增速要高23.6个百分点。一季度新增1.3万亿元,同比多增6237亿元。3月末,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42.5%,比上月末低2.5个百分点,比上年末高5.2个百分点。一季度新增2728亿元,同比多增1339亿元。基础设施行业中长期贷款增速继续提升。3月末,基础设施行业中长期贷款增长15.2%,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高0.4和2.2个百分点。一季度新增2.16万亿元,同比多增7771亿元。

  数据显示,3月新增的居民短贷创有数据以来的新高。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3月末,住户部门贷款余额是77.4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1.71万亿元,同比多增4490亿元。从结构上来看,消费贷款余额是57.1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3148亿元,同比少增571亿元;经营贷款是20.3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1.39万亿元,同比多增5062亿元。住户经营贷款同比多增,主要是金融体系加强对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有效地支持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的生产经营活动。消费贷款方面,住户短期消费贷款是同比多增的,主要是疫情之后居民的消费需求回升。同时,住户部门中长期消费贷款同比少增,主要与居民的购房需求尚未完全恢复有关。“未来,随着需求的恢复,居民就业和收入持续改善,住户信贷需求也将稳步回升。”阮健弘表示。

  房地产贷款方面,房地产贷款主要由个人住房贷款和开发贷款两项构成。从数据上看,今年一季度个人住房贷款月均发放额大约是5900亿元,比去年四季度的月均发放额多1900亿元,与同期商品房销售额的比值处于合理的区间。一季度开发贷款累计新增约5700亿元,与同期商品房在建规模相比也处在比较高的水平。债券方面,一季度房地产企业境内债券发行1500多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境外债券市场信心也在逐步恢复。

  邹澜提到,去年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建立了新发放首套房贷利率政策动态调整机制,实现了因城施策原则下首套房贷利率政策的双向动态灵活调整,也就是说,可以“既管冷、又管热”,既支持房地产市场面临较大困难的城市用足用好政策工具箱,又要求房价出现趋势性上涨苗头的城市及时退出支持政策,恢复执行全国统一的首套房贷利率下限。据统计,截至3月末,符合放宽首套房贷利率下限条件的城市有96个。其中,83个城市下调了首套房贷利率下限,这些城市执行的下限与全国下限相比,大概低10到40个基点;12个城市取消了首套房贷利率下限。首套房贷利率政策的调整优化,带动房贷利率有所下降。从全国看,今年3月,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利率4.14%,同比下降了1.35个百分点。

  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

  近期部分地方法人银行发布了下调存款利率的公告。邹澜表示,去年4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引导各银行参考市场利率变化情况,合理调整存款利率水平。去年9月,主要银行又根据当时的市场变化,进一步主动下调了存款利率,其他银行也陆续跟进调整。当时,大部分银行已经主动下调过存款利率,近期主要是上次没有调整的中小银行补充下调,也有一些银行是在春节前后存款利率上调后的回调。

  “近年来市场利率整体是下行的,比如说近期6个月期的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和去年4月相比下降了0.3个百分点。去年以来存款增长较为明显,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在这个新的机制下,就带动了存款利率下降。今年3月,新发生定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是2.28%,这和去年4月相比下降了0.16个百分点,这个降幅还是明显小于理财产品收益率。”邹澜如是说道。

  近期我们看到国际金融市场出现波动,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如何看待下一阶段人民币汇率的走势?

  邹澜表示,近期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加息预期波动较大,海外银行风险事件也引发金融市场波动,美元指数出现回调,总体看对我国影响有限。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市场预期保持稳定,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衡量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汇率指数今年一直运行在100左右。

  “人民币汇率走势主要受市场供求影响,也与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国际市场走势等有关。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企稳向好、预期改善,国际收支自主平衡,外汇储备规模继续稳居全球第一,良好的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有力支撑。总的来看,今年人民币汇率仍将双向波动,总体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邹澜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有弹性的汇率能够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功能,也有利于促进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同时,央行也将密切关注国际金融市场形势变化,强化预期管理,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树立“风险中性”理念,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